• 碳纤维电地暖系列
  • 碳纤维电暖器系列
  • 豪猪养殖首页
  • 碳纤维暖霸系列
  • 高频节能散热器
  • 水暖壁挂炉系列
  • 温控器、电热板系列
豪猪养殖安卓
稀罕过开飞机!“老司机”地下工作十年,女儿生日愿望戳泪点

稀罕过开飞机!“老司机”地下工作十年,女儿生日愿望戳泪点

.  一开始,他听说会操作盾构机的人比会开飞机的还少,现在他确知,开盾构机比开飞机更寂寞。

  飞行员是抵达与离开,盾构师是驻扎与坚守。   每一个盾构师工作过的城市,都注定是别人的城市。

  30岁的徐宗辉,三分之一的人生在地下,五分之一人生在广州。

  他女儿在武汉长到快4岁了,生日愿望是……  沙湾水道是广州番禺区和南沙区的一条分界线。

  水道以南的大同村中伟路两边,蕉林茂密,房屋稀少。

  地下,在建的广州地铁十八号线和二十二号线穿越而过。   这里就是徐宗辉工作的地点。

  “武汉交通职业学院毕业后,我就进了中铁十一局集团城市轨道工程有限公司,成为一名盾构机司机。 ”徐宗辉笑着说,“在当时,这是一个非常冷门的职业。

业内有句话,会开盾构机的人,比会开飞机的人少得多。 ”  盾构机全名叫盾构隧道挖掘机,是一种隧道掘进的专用工程机械,在城市地铁施工中非常重要。

  “一句话概括我的工作,就是操作盾构机,挖掘地下隧道。 此外,还要负责盾构设备维修保养管理,以及运输渣土、安装管片等隧道内所有工作的协调。

”徐宗辉说。   他正在挖掘的隧道,是广州地铁十八号线盾构始发的区间,为横沥至番禺广场站区间4号中间风井至5号盾构井,横穿南沙、番禺两区,区间长约1.9公里,盾构机在4号中间风井北端头始发,由南向北掘进。   十八号线是全国最快的地铁线路,时速可达160公里,所以这条隧道掘进盾构机的直径达到了8.8米,比传统盾构机的6.24米要“胖”上一圈。   在徐宗辉的带领下,我们经过长长的简易楼梯,下到地下26米,约9层楼深的隧道口。

  从隧道左边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,行进约五六百米,就到了盾构机的驾驶室。   在这里,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机油味,机器的轰鸣声就在耳边,气温也骤然升高到接近40度。

  “虽然操控室里有空调,但几乎感受不到冷风,衣服几乎都是湿的,所以隧道内的工人一般都是光着膀子干活。

”徐宗辉说。

  狭窄、潮湿、高温、噪音大、机油味重,这便是徐宗辉每日需要待十二小时的工作环境。   “其实这份工作十分单调,一天‘两班倒’,白班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,夜班从晚上七点到次日早上七点,半个月轮换一次。

现在不是常说‘996’吗?那我们应该就是‘777’。

”徐宗辉调侃道。   为了赶工程进度,缩短地铁在盾构施工环节的时间,这个岗位需要时时刻刻都有人值守。

  因此,无论是白班还是夜班,工作期间,徐宗辉吃喝拉撒一般都在隧道内解决。

“从隧道出去,上到地面,短则半个小时,长则一个多小时就没了,来回就是一两个小时,这个时间成本耗不起。

”  不到2平方米的驾驶室里,四块显示屏时刻显示着盾构机施工区域的情况和运行参数。

  操作台上有20多个按钮,徐宗辉正是通过这些按钮,指挥盾构机在地下掘进。   作为一名盾构机“老司机”,徐宗辉坦言,这个职业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,经常会遇到各种困难。   “华南地区的地质环境比较复杂,尤其是当前这个盾构区间需下穿沙湾水道、福愉东路,穿越范围内管线复杂、民房数量多,施工风险高,盾构施工过程中需精神高度集中,严格控制掘进参数,随时关注异常指标,以及时解决问题。 这份工作,是不能出现一丝差错的。

”  就在不久前,在右线隧道掘进时,徐宗辉就遇到了一个难题。

  “由于掘进地层突变,盾构机出现了‘栽头’的情况。 为解决这个问题,我和另外一名技术负责人,足足在地下待了五天五夜。

困了就眯上几个小时,起来继续干。 ”  他介绍道:“其实这样的问题经常会出现,做这一行就要做好隔几天就‘打一仗’的准备。

”  在驾驶室的入口墙边,挂着一台有线电话。 徐宗辉介绍:“地下是没有任何信号的,所以很多时候,与地面工作人员的沟通只能是通过这部电话进行,与地下其他工人的沟通则主要通过随身携带的对讲机,或者是跑过去直接喊。

”  他笑着说:“这其实也是一种无形的工作压力。

由于这一工作特性,很多盾构机司机都是单身,因为没有女孩子愿意找一个大半天都处于‘失联状态’的另一半。

不过庆幸的是,我找到了可以忍受我干这份工作的那一位。 ”  盾构机司机这份工作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工作地点跟着项目走。

  从业十年,徐宗辉待过的城市包括广州、东莞、西安、南宁、上海、苏州等。

其中,在广州的时间最长,达6年之久。

  “虽然待了那么长时间,但我对广州这座城市还是感觉很陌生,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地下。

上去之后,不是在饭堂就是在宿舍休息,最远也就是到工地周边的商圈买点东西,和同事聚个餐,所以还没有机会好好逛逛广州。

”  虽然工作条件艰苦,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都比较大,但徐宗辉表示,“从没有后悔进入这一行”。   “最高兴的时候,肯定就是双线隧道都贯通的那一刻——包括我在内,所有工作人员都会情不自禁地将心中的喜悦呼喊出来。

”  徐宗辉说,那一刻也是最有职业自豪感的时刻,因为盾构工作的完成,意味着地铁的开通进入倒计时了。   虽然工作繁忙,但每天晚上跟妻子和女儿视频,是徐宗辉“雷打不动”的习惯。   徐宗辉的妻子和孩子都在老家——湖北武汉,他们的女儿今年4岁,已经上幼儿园中班了。   “她很懂事,也越来越能理解爸爸的工作,不会像以前那样吵着要爸爸回家陪她了。

”徐宗辉露出欣慰的笑容,眼里满满都是对女儿的疼爱。

  过年期间,若是遇上盾构机正在通过特殊的地层,那便更是不能停顿下来的。

  因此,徐宗辉就要值守在岗位上,直到工程结束才能回家与家人团聚。   “一年到头,其实与家人相聚的机会并不多,往往只能是一到两次。

虽说家里人都理解我的工作,但心里头还是觉得对他们有一份愧疚。 ”徐宗辉说。

  说起印象深刻的事情,徐宗辉提到他的父亲曾经突发急病住院,但当时正是工期最紧、任务最重的时候。   “我老婆怕我担心,就没有告诉我这件事。

虽然转危为安,但得知时还是内疚不已,觉得自己没尽到做儿子的责任,在父亲最需要我的时候没能陪在他的身边。

”徐宗辉的声音低沉了下来,“所以要说干这份工作的不好之处,不能多陪伴家人应该算最大的遗憾了。

”  采访那天,夜幕降临,徐宗辉又一次打开微信视频,手机里传出小女儿稚嫩的声音。   “做完作业没有?”“今天有什么趣事跟爸爸分享吗?”“今天又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被妈妈批评了呀?”……父女间的对话,显得其乐融融。   对话最后,徐宗辉笑着问:“5月9日就是你的生日了,你想要什么礼物?爸爸给你买!”  小朋友顿了一下,很认真一字一句地说:“爸爸,我想你回来。

”  徐宗辉的眼眶,顿时有点湿润了。   “作为一个父亲,在女儿成长过程中,我的陪伴是很不够的。

除了出生那年,之后她的每次生日我都不在她的身边。 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遗憾。 ”挂掉视频后,徐宗辉说,“所以,今年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能陪她过一次生日,并在以后尽可能多抽时间回家,更好地尽到一个儿子,一位丈夫和一名父亲的责任。 ”  正值劳动节,我们在此也对无数长年累月为城市地铁建设付出辛勤劳动的“徐师傅”们真诚地道一声感谢:你们辛苦了,劳动节快乐!  【支持单位】广州地铁集团中铁建华南建设有限公司  【监制】黄颖川  【统筹】王勇幸陈海燕张由琼王良珏  【记者】余秋亮姚昱旸洪鑫  【摄影/摄像】郑一见  【剪辑】莫丽婷  【设计】黄泽伟郑炜良编辑:林涛。



上一篇:赌球两年,输了80万,心死了!希望大家远离赌球
下一篇:梦见乌云密布 周公解梦
豪猪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13-2019 豪猪养殖-www.37195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